3d字谜

合肥工裝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新聞資訊
公司動態
行業資訊
聯系中金

手機:189-4986-555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合肥市濱湖區金融港A2-402室

鋼價重返5000點高位:下游產業鏈面臨漲價煩惱





到達了5000點的山頭后,鋼價終于在此刻歇了一歇腳


切換到快跑道上一個月的鋼價,在到達了5000點的山頭后,終于在此刻整頓了一下姿勢,歇了一歇腳。


2017年12月1日,根據西本新干線數據,鋼材價格指數在歷經六年之后,再次沖上5000點的關口,上一次出現這樣的價格水平,是在2011年4月。


這個數字對于中國制造業的不同行業來說,意味多重:它像是一場持續的化學反應。高企的鋼價如同其中的催化劑,讓這場反應來得更加地劇烈,同時,也給這場化學反應帶來了比想象中更加復雜的變化過程。


在江南某地,一家國有造船廠在12月22日的下午開了一個長達三個半小時的會,會議的主題是如何降低一艘貨輪的龐大采購開支;在廣西柳州,工程機械制造商柳工感受到的成本壓力越來越大,但它和多數整機廠商依然希望守住產品售價不變的底限。在更加遙遠的圣彼得堡,來自中國的加工貿易商傅立文則為過去一年每周見漲的軸承價格操心著。一個月前,這位中國商人輾轉來到了位于東北某地的軸承產業聚集地。在那里,傅立文試圖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同時他也發現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


三個半小時的會議


劉昆所在的物資部門正在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


2017年12月21日,公司召集采購、生產的部門開了個會,會議從下午兩點一直持續到五點半,議題則主要與控成本有關。作為主管采購和倉儲的物料部門成為了這次會議的主角。


這是一家央企造船廠位于江蘇江陰的分公司。負責采購的物資部對于制造企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過,在劉昆看來,從前該部門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我們一年采購的金額有幾十個億,這個環節的成本哪怕降低1%,幾千萬就出來了。”劉昆說,但在過去,采購一直按部就班地進行:來了一搜訂單,后續就按照一艘船的原料用量進行采購。


鋼材是造船業的最大采購項目。


進入2017年12月中旬,略微出乎意外,江蘇地區的鋼材價格同全國的鋼價走勢一道,一反此前近乎扶搖直上的走勢,暫時進入了一波震蕩式下跌的行情。劉昆所在的部門準備趁著這波下跌的行情進行年前的最后一批采購。這次的招標預備批量采購,一次性簽訂好幾艘船的用鋼。


劉昆介紹,一艘型號為81200的干散貨船,售價大約在2250萬美元。建造這么一搜巨輪,需要1000余種規格的鋼材,11000噸鋼板,300噸鋼管,1300噸球扁鋼,鋼材的成本要占據總造價的30%左右。


船廠的采購需要招標,要獲取造船的訂單同樣需要招標。半年前,鋼價遠未達到現在價格的時候,這家江南的船廠以3500元的噸鋼預算價格接了一個訂單。但緊接著鋼價開啟了不停上漲的節奏,等船廠進入決策繁瑣的采購程序,鋼價的招標價已經達到了4790元每噸,僅鋼材一項就多出了1300萬元的預算。“原本估計這艘船的毛利潤會在10%左右,現在這10%就這么沒了。”劉昆說,但對于船廠業績核算部門來說,這樣的結果會到明年才顯示出來——根據造船業的生產周期,一艘船從原料采購到最終下水,短則需要10來個月,長則需要一年半。


劉昆介紹,一艘船的建造,不僅需要采購鋼材原料,還需要采購設備,即船用的主機、發電機、艙口蓋等配套件,這些東西多數都以鋼材為主要生產原材,價格同樣出現了幅度不等的增長。


現在,他的部門正在發揮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的話語權。“我們現在要把握這個時點。感覺鋼材什么時候要降了,就馬上向招標部門提出需求,給我們批量招標。”劉昆說。不過,面對節節攀升的鋼價,即便貴為央企,這家船廠在江南地區的采購招標中也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多年身居船廠采購部門的劉昆,長期關注鋼價的走勢。劉昆預計,年前北方停工,南方搶工潮也逐漸接近尾聲,鋼價還有下挫的空間。過了春節,伴隨各種工程開工率的復蘇,以及限產的持續進行,鋼價很可能再次回升。


2017年12月15日,財政部出臺措施,自2018年1月1日起,中國取消鋼材產品出口關稅,適當降低鋼坯產品出口關稅。劉昆判斷,這一政策還將顯著推高鋼材的出口,加上明年去產能還要去掉4500萬噸,年后價格更難降不下來。2017年12月8日,波羅的海干散貨指數在連升16日之后報收1702點,這是時隔近四年波羅的海指數首次重返1700關口。波羅的海指數的回升意味著,大部分散貨船舶公司都將開始盈利。


中國造船企業的訂單量正與這樣的指數走勢相吻合。和這家江南船廠一道,中國主流船企從2017年開始,逐漸走出長達10年的蕭條期,訂單持續增加。劉昆介紹,他所在的船廠,買家一部分來自日韓,一部分來自歐洲,還有相當一部分來自中國本土。整體上,無論海外還是本土,訂單的量都在往上走。


這是鋼價壓力之外的好消息。


從瓦房店到圣彼得堡的軸承


2017年11月16日,西本新干線的數據顯示,鋼價已經到了一噸4370元左右。遠在俄羅斯圣彼得堡的中國商人傅立文坐不住了,他迅速轉機到了大連一個叫做瓦房店的地方。


這里是中國最大的軸承產業聚集地。傅立文是位高學歷商人,在圣彼得堡獲得博士學位后他便開始了中俄貿易的生意,主要的貿易產品就是軸承。每周,從大連、煙臺的港口,幾十噸的軸承產品通過海運到達圣彼得堡,經過這里工廠的簡單加工后銷往東歐各國。


此行去大連,是要對供應商做一次摸底。2017年軸承產品的不間斷漲價,已經給這位中國貿易商的情緒帶來了焦躁。在五天的時間里,傅立文走訪了八家軸承廠。緊接著,他又趕往山東省聊城、河北邢臺一帶繼續考察,那里同樣聚集著不少軸承商。


過去一年的時間里,軸承產品的進口價幾乎每周都在漲。鋼價的變化傳導到軸承產品的速度很快。傅立文告訴記者,接下來他需要提前為采購策論做出調整,以規避價格波動帶來的損失。每年,與傅立文的加工公司簽訂訂單的中國軸承廠商多達三、五十家,其中,多數是規模不大的廠商,就星羅棋布在瓦房店和聊城這樣的地區。“軸承品類繁多,質量和技術含量也差別大。傅立文介紹說,”技術含量低的,原材料占價格的比重要超過50%,高精密的軸承鋼材成本可能只占10%。”“談判的難度在加大。從前拿貨之后結算貨款,現在必須先結貨款再拿貨了”,傅立文說。“環保因素,使得一部分小廠也關掉了。”傅立文提到,“眼下,軸承廠商惜售的心態較強。當然,多數軸承廠日子并不好過。單接得少影響收入,單接得多,屆時又交不上貨。”


傅立文說不準,這樣的產業鏈異動帶來的影響是好還是壞,但他能夠明白這其中的復雜:對小型廠商的沖擊是明顯的,但對于生產能力強的大廠家,在這樣的異動中會得利更多。“從某個角度講,不僅是鋼價向制造業的下游傳導,鋼鐵行業正在發生的優勝劣汰,在下游行業中也得到了傳導,小廠以后會慢慢地減少。”傅立文說。


盡管軸承的價格在不停地上漲,但遠在東歐的傅立文與瓦房店的簽單卻始終密集:2017年是軸承價格漲得最為明顯的一年,但這一年他的公司銷量在走高。


東歐的經濟在復蘇,旅居俄羅斯超過20年的傅立文,能夠感受到這樣的變化。傅立文告訴記者,這里的軸承有的來自中國,有的來自印度,還有的來自本土廠商。“中國的產品,質量差異本身很大,檔次較多,中低端的產品還是以價格取勝,價格如果一再上漲,這些產品在當地的競爭力就難敵本土的產品了。”傅立文說。


工程機械的煩惱


曾艷在柳工集團負責鋼材原料的采購,也在時刻感受著鋼價的變化。她覺得,到了四季度末,工程機械產品的成本和售價之間的矛盾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鋼企一直是工程機械行業最核心的供應商。給柳工做鋼板供應的是柳鋼,雙方保持多年的穩定合作。兩個月前曾艷聽聞,行業內要對挖掘機產品提價——一臺中型挖掘機提價一到兩萬元。但兩個月下來,這個倡議終究是雷聲大雨點小,沒有一家企業率先提價。


“整個行業,誰也不愿先開提價這個頭,來自下游客戶的壓力很大,這會面臨流失客戶的風險。”曾艷說。在她的印象里,挖掘機產品,尤其是本土企業生產的挖掘機,已經多年沒有聽到漲價這個說法了。花樣繁多的價格促銷在過去那些年倒是廠商和代理商們司空見慣的手法。


挖掘機是應用最為普遍的機械門類,也被認為是反映工程量的一個先導性指標。2017年,國內挖掘機銷售在上一年的基礎上繼續強勢增長,當年11月銷量達到13822臺,同比增長107.4%。


在線
客服

在線客服服務時間:9:00-24:00

選擇下列客服馬上在線溝通:

合肥工裝公司電話

客服
熱線

客服熱線
400:400-6190-987
座機:0551-65884895
手機:189-4986-5556

關注
微信

合肥工裝公司微信 關注官方微信
頂部
3d字谜